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絕世修仙

更新時間:2020-02-15 15:20:51

絕世修仙 已完結

絕世修仙

來源:微小寶作者:落情淚 分類:玄幻 主角:段塵風段晴空

《絕世修仙》講述了主角落情淚之間的故事,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血殺問世,腥風即起” “絕世出鞘,翻天覆地” 父母雙亡,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在這個陌生的修真世界里,又該何去何從,愛恨情仇,生死離別,他最不能放下的是什么? 是報仇? 是擁有強大的力量? 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段塵風看著即將烤好的魚肉,口水忍不住流了下來,本來想一邊等待魚肉烤好,一邊欣賞島上的景色,可惜現在已是傍晚,留在天際的落日只剩下半個身軀,光線也顯得那么脆弱,又怎么能夠欣賞景色呢?

片刻,魚肉烤好,段塵風把攝魂笛放在地上,便匆忙的去拿魚肉,可惜有些燙,手剛碰到魚肉又縮了回來。這是他第一次烤東西,雖然烤的技術不敢恭維,甚至連他自己都無法想象眼前的食物是魚烤出來的,黑黑的,如同焦碳,不禁在想:這真的能吃嗎?可是肚子越來越餓,讓他不敢在有過多的想法,拿起魚肉,撕開外表烤焦的一層,才發現里面的肉還是有不少肉沒有烤壞,心里極為欣喜,狼狽的吃了吃來。

很快,一條魚就被段塵風狼吞虎咽的吃下肚子,感覺良好,來到湖水邊洗去手上的油膩,他感覺自己實在太累了,應該美美的睡上一覺,別的事明天再想。夜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鎖命島上有恢復了先前陰森的感覺,淡淡的藍光若隱若現。

現在的段塵風,已經知道那藍光是來自靈仙體內發出的靈力,也就沒有什么好害怕的了,靈仙是吧!即使此刻遇見,雖然沒有能力擊殺,但自保的能力還是可以的。他把地上的攝魂笛緊握在手中,向湖邊的山上走去,這個時候他只想找個地方安心的睡上一覺。

段塵風沿著湖邊快速的走著,可是沒走多遠,就感覺到有靈仙向這里迅速的接近,以他的內力當然不可能發現狀況,但是現在身邊多了一件神器,而這件神器又是鎖命島上的靈魂之物,與島上的生物息息相關。攝魂笛所傳來的信息,接近自己的靈仙起碼有十上以上。天啊!這么多,打當然是打不過,那只能跑了,可是對方那么強,怎么跑呢!想到這里他看向手中的攝魂笛,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如果不行的話那就只能完蛋,希望道德天君的話是真的。

按照道德天君留下的話,這個島上所有的生物都與他有著密切的關系,他可以感覺到這個島嶼上任何事物的活動,但是他們卻無法感覺到他的存在。現在的攝魂笛雖然沒有以前的靈力,畢竟氣息還在,應該可以瞞天過海。于是,段塵風釋放出道德天君的氣息,認為可以隱藏住自己的氣息。

段塵風運用起道德天君傳授給他的魔力,所謂的魔力就是道德天君所修煉的真元之力,只是這種法術太過與邪惡,固然被他一直稱為魔力。此刻的段塵風當然不會管體內的能量是魔力還是真元力,只要能救自己,叫它上帝都可以。

魔力在段塵風的控制下,緩緩的傳到攝魂笛上,看著攝魂笛不斷的吸收自己的魔力,卻沒有一點變化,不免有些失望。身體里面的魔力越來越少,已經接近枯竭的邊緣,心里更加著急,忍不住想罵道德天君那個混蛋,什么破魔力,現在居然無法控制攝魂笛,還把身體的能量全部吸收了。

就在段塵風抱怨的時候,攝魂笛在手里動了一下,接著,那些被吸收的能量又傳了回來,笛子釋放出七彩的光芒,但是很淡,片刻后消失不見,恢復了原本樣子。段塵風臉上的笑容也慢慢的定格,最終傳化為憤怒。眼看那些靈仙就要到自己身邊,卻沒有任何辦法,,一股冰冷的風吹過劉海,吹開劉海下還算英俊的面龐,額頭有汗珠滑落。

怎么辦?段塵風再一次把魔力注入到攝魂笛中,這也是他沒有辦法的辦法,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攝魂笛可以救自己,只好死馬當活馬醫。果然,蒼天并沒有遺棄這個苦難的孩子,攝魂笛在這個時候發出幽藍的光芒。

“咦?怎么不是七彩的光芒?”段塵風看著攝魂笛上的幽幽藍光,心里疑惑不已。

這個時候,攝魂笛同樣傳來了危險的信息,那些靈仙已經在百米之內。而自己居然還管攝魂笛發出的是什么光芒,真是可笑,不禁暗罵了自己一句。繼續向攝魂笛里傳輸著魔力,魔力越傳越多,攝魂笛的藍光也越來也盛,最后自己的身體也同樣被藍光所包圍,如同靈仙一般,只是比他們所發出的光芒更藍,更亮,自己本身的氣息也在攝魂笛強大的威力下隱逸在身體之內。

那些靈仙已經來到段塵風的身邊,段塵風的心里還是有些害怕,萬一對方發現了他是修真之人怎么辦,就在他憂慮的時候,發現對方的人只是一直看他看,擔心也就減少了幾分,估計他們還不能決定吧!于是壯了壯膽子,問道:“你們來這里做什么的?”

段塵風不在知道的是,對方也在害怕,他們感覺到段塵風身上擁有強大的靈力,認為段塵風是一個靈仙高手,可是高手為什么看起來這么年輕呢?

自從春殺等人死了以后,以前春殺的兄弟要為春殺報仇,鎖命島的局勢就變了,有些好事的人也為此大打出手,一下子弄的人心惶惶,通常靈仙見面,二話不說,就打了起來。

這些人看段塵風面生,又擁有這么強大的靈力,以為是不出世的高手,在無法摸清對方的底細前,沒有人敢動手,其實一位靈仙笑道:“前輩,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路過而已。”

段塵風心里在笑,路過?我看是向殺我的吧!既然是演戲,那我就陪你們演到底,于是臉上表現出嚴肅的神態,道:“我看你們是為了一個修真之人來的吧!”

對方顯然一驚,而后尷尬的說道:“既然前輩都知道了,請問那位修真之人在哪里。”他們這個時候已經感覺不到那個修真之人的氣息了,固才有此一問。

“你說那個人啊!”段塵風恬然道:“已經被我吸收完真元,魂飛魄散了。”

這么快?對方所有人的心里就冒出這樣的一個想法: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那他的靈力一定強大的恐怖,居然讓那個修真之人連成為靈仙的機會都沒有。可是在島上從來沒見過這么一號人物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方這個時候看段塵風的臉色不像是佯裝出來的,說道:“既然前輩已經解決了,那我們告退了。”

段塵風覺得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但看見對方已經有疑惑的神情,露出失望的表情說道:“這么快就走了,我剛閉關出來,你們幾個陪我過幾招。”

對方聽段塵風這么一說,心里哪還敢懷疑,嘴上說道:“不了,不了。”腳下跑的一個比一個快,轉眼間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段塵風見靈仙全部離開以后,松了一口氣,身體也不由自主的癱了下來,單膝跪在地上,右手吃力的用攝魂笛支撐著地面,不讓身體倒下。剛才自己的魔力已經全部用完,如果對方在停留半會,估計就要露出破綻。攝魂笛這個時候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澤,再次恢復成原先的樣子。

段塵風艱難的站了起來,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山洞,然后坐了下來,調息著流失的魔力。他緩慢的控制著魔力運行的路線,卻發現與原本真元力運行的路線發生了沖突,兩股能量在體內沖擊起來,都想掌握主動權,來運行那道路線。段塵風也在突兀的沖擊了吐了一口血,捂著微微做痛的胸口,疑惑道:“怎么回事,為什么兩股能量會相互排斥?”

不知道過了多久,段塵風感覺體內的沖擊越來越小,魔力本來就沒有真元力強大,真元力開始快速的吞噬著體內的魔力,轉化為真元力,就在魔力即將被真元力完全吞噬的時候,攝魂笛突然鉆入體內,一股強大的魔力再次出現的原先運行的線路上。這樣一來,又迎來了新一輪沖擊,最大的受害者無非是段塵風,莫名其妙的又吐了一口血,心里不滿的罵道:“你們在做什么,在這樣下去,我非被你們弄的吐血而亡。”

段塵風話一說出口,兩股能量果然沒有了動靜,對峙著。想不到自己的話這么有用,他對著體內掃視著混亂的靜脈,這一掃視卻把自己嚇了一跳,看見兩股能量對立的情況,不禁問道:“搞什么?打仗啊!”

這一次兩股能量沒有在段塵風的話說出以后做出任何動作,魔力一方,有了攝魂笛做后盾,氣勢增強了不少,反觀真元力一方顯得有些吃力,就在段塵風不明白它們兩股能量在做什么的時候,體內隱藏的紫云佩突然出現在真元力的一方。瞬間,情況立刻反轉了過來,攝魂笛也沒有了先前的氣勢,對峙也變成了劍拔弩張。

大戰一觸即發,段塵風更是嚇的一身冷汗,要是他們兩方打起來的話,他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會爆體而亡。段塵風試著去溝通攝魂笛和紫云佩,失望的是兩個神器好像忘記他的存在一般,理都沒有理它。

不是吧!神器也會反叛?這下死定了。段塵風心里這么想著。

這個時候,原本處于弱勢的射魂笛突然吸收起黑夜里游蕩在四周陰森的能量來補充體內魔力的消耗,漸漸的,身體里面的魔力得到了新的補充,占據地利的優勢,讓兩股能樣再一次回到了同一條起跑線上。

可惜的是,對峙的場面慢慢的不復存在,凌晨的陽光已經照射在大地上,用不了多久攝魂笛就會因為無法吸收能量而節節敗退,真元力便會快速的吞噬,壯大自己的實力。如果現在兩股能量不在抵觸,或許是一件好事,但相互不抵觸,又怎么可能呢!

段塵風在這個時候除了還可以控制真元球以外,什么都無法去做,更讓他失望的是真元球只是一個空殼,里面不在有任何能量的存在,他試圖著招回對峙中的能量,漸漸的有了一些反應,那些能量開始向真元球的方向匯聚起來,真元之力減少,那么魔力的能量便開始躁動起來。段塵風心想:既然真元力和魔力都是修道者的能量,為什么他們兩種能量不能同時存在在真元球之內呢!接著,他在匯聚真元之力的時候,同樣也控制著魔力,魔力似乎被什么引動了一樣,也緩緩的向真元球的方向匯聚,而且速度比真元力更快,完全不受控制。

怎么回事?段塵風內心更是驚訝,難道他們要換戰場了不成!糟糕,要是讓他們在真元球里面打起來,那……下面發生的情況,段塵風已經不敢在想下去。正如他所料,兩股能量同時擁入到真元球之內,可是射魂笛和紫云佩卻無法進入,段塵風本來想把兩件神器召喚出來,卻發現兩個早已不受控制的神器仍然在體內,已經不在對峙,只是不知道隱藏到了哪里。

片刻之后,真元力和魔力都無法進入真元球之內,真元球也第一次出現了飽和的狀態。本來真元球只是一個凝聚能量,然后散布到全身經脈的過度系統,現在匯聚的能量卻無法流出,兩股能量又開始對峙起來。

能量無法運行,法術也就無法施展,現在最著急的還是段塵風,他在想如何把真元球內的兩股能量分開,要是再這個下去,就算不被這兩古能量玩死,也會被島上的人發現,那時候死的會更殘。

拼了,段塵風開始控制真元球,慢慢的壓縮著里面的能量,兩股能量這個時候好像也發現了危機,不在對峙,同時抵抗起壓縮的力量。不知不覺中,兩股能量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抵擋著段塵風壓縮的力量,里面的能量消耗著,外面就有新的能量補充進來,不知道過了多久,段塵風停止了壓縮,兩股能量在這個時候也化為一股,真元球依然是紅色,而紅色中帶有卻一絲黑色,體內的能量成功的融合成一體。

段塵風感覺體內的能量在融合后,真元球顯得特別空虛,于是靜靜的坐著,閉目,雙手放在腿上,用先前的修真之法,補充著剛才流失的能量。可是效果卻不是很好,于是他試著把兩種道法結合在一起修煉,感覺能量恢復的很快,便全心的修煉起來。這么一坐,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感到體內的能量全部回來的時候,睜開雙眼。形成為一體的能量又按照先前的路線運行起來,速度卻是原先的兩倍,段塵風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又一次大難不死。就在他為自己感慨的時候,鎖命島突然晃動了一下,好像什么東西破碎的聲音從天際傳來。這個島上給他的感覺越來越少了,他幾乎無法感應到千米以外的事物。糟糕,段塵風這個時候才想起來,道德天君的靈力消失以后,他布下的結界也會在不久后徹底消失,那這個與他息息相關的島嶼恐怕也會徹底的消失。

匆忙飛出洞外,段塵風才發現事情遠遠比他想象的還要惡劣,不少靈力弱的靈仙已經開始魂飛魄散,四周的山也搖搖欲墜,甚至有些都裂開了的罅隙,越來越大。茂盛的植物也在這個時候快速的枯萎,湖水里的魚也因為缺乏氧氣游到了湖面上,這一切不過是臨死前的掙扎,不過了恐懼前的徒勞,他們始終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段塵風知道,如果道德天君的結界完全破裂,鎖命島也將不復存在。這個時候,他終于明白自己養傷的時候,為什么沒有靈仙去找他麻煩,不是沒有靈仙發現他的氣息,只是在那個時候他們已經發現島嶼的異樣,畢竟在吸收能量和活命之間,還是活命比較重要。可惜的是,他們想活命,卻找不到活命的辦法,一旦結界消失,他們的靈魂也會永遠的消失。

段塵風深深的看著湖水和湖岸,沉聲道:“師傅,徒弟走了,放心吧!我一定會完成你們交代的心愿。”說完以后,紫云佩出現在他的左手,攝魂笛出現在右手,左手一拋,紫云佩無限放大,如云彩一般,發出七彩的光環,段塵風一躍而起,踏在紫云佩之上,催動真元力緩緩的飄向空中,從天空往下看,還真的有一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在道德天君的留下的意識里,段塵風才知道無論是尋常的法器還是強大的仙器,以及的神秘的神器,在很多地方都是有相同之處的,比如說駕御術和御空術。而認主的神器則多了兩點,一種是護主,另一種就是回歸——無論神器到了哪里,只要主人用法力召喚都會瞬間回到主人的身邊。

站在紫云佩上的段塵風看著慢慢陷入海水中的島嶼,看著一個個魂飛魄散的靈仙,心里一片茫然。終其一生為了什么,又有多少人可以逃脫命運的藩籬,究竟是我們掌握了命運,還是命運掌握了我們。

小說《絕世修仙》 第13章融合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總裁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