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婚久情深

更新時間:2020-02-15 12:02:58

婚久情深 已完結

婚久情深

來源:微閱云作者:堇兒 分類:言情 主角:狄然殷寒許安

經典小說《婚久情深》由狄然殷寒許安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堇兒,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同床共枕的愛人給我下了藥,為保住孩子,我迫不得已求助了陌生男人,孩子保住了,但誰知,這卻是噩夢的開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好意思……”許安面色露出一抹尷尬,隨即上前,將我一把抱起,重新放在了病床上。

那個男人的衣角從我手中一點一點滑落,猶如我的希望,被一點一點堙滅。

我和許安曾經商量過,如果不能順產,那就剖。而現在這種情況,順產已毫無可能。許安在我耳旁溫柔的跟我講,不要怕。

而我的心底卻猶如死灰一般,毫無希望,我只能眼睜睜的望著麻藥一點一點被注入,而我,也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眼皮子越來越沉,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在我睡去的那一刻,許安的唇邊竟然勾起了一抹笑,那笑容滲著一股子古怪,還有一絲得逞的愉悅?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后了。

我本來就是遠嫁,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里,除了老公和婆婆這些親人以外,懷孕以后從公司離職的我,也只剩下了一個同樣已為人母的閨蜜寧嫣兒和至今單身的高級白領木子這兩個閨蜜。

這次剖腹產手術,我算是死里逃生,聽護士說,手術途中我突然大出血,幸虧主治醫生經驗豐富醫術高超,這才僥幸從閻王爺揀了一條命回來。

但我醒來以后,連許安的一面也沒有見到,就連平時噓寒問暖的婆婆,也不見一個人影。

麻醉過后,傷口的撕裂讓我痛不欲生,但更大的一個噩耗接踵而至:

我從護士的口中得知,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我的一雙龍鳳胎,胎死腹中。

得知這個噩夢一般的消息的時候,我痛的肝膽俱裂,身上的疼比不上心口的萬分之一,難過的我只能狠命咬著自己的手臂,想要麻痹自己。

隔壁床的大媽看不過去眼,勸了我好久,見我可憐,給我倒了一杯水,還用棉棒蘸水,擦拭著我因干渴開裂的嘴唇。

“姑娘啊,這人一生多少有點不如意,但你要知道,好好活著,比什么都重要。”

隔壁床的大媽說她的女兒就是死在了產房的病床上,所以看我惺惺相惜,有一種看女兒的感覺,而許安和我婆婆的坐視不理,她也全然看在眼里,她說,我的婆婆知道孩子沒了以后,就拉著許安走了,完全不顧我的死活。

聽完這些,我感激的朝著她笑了笑。換藥的時候,查房的小護士隨口跟我聊著,提起了這件事。

說從產房出來的時候,家屬的反應挺奇怪的,好像完全對我肚子里的龍鳳胎不知情。

因為這句話,我整個人猶如醍醐灌頂,瞬間清醒。

一個可怕的念頭涌上了我的腦海,但我卻不能說出來,因為這種喪盡天良的可怕事情,說出來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我拿起了擺在床頭的手機,給寧嫣兒和木子發去了微信,但我剛給寧嫣兒發完之后,卻發現木子在微信上給我留了言,內容則是,寶貝兒,加油。

但此刻的我也沒有多想,許安本來就是婦產科醫生,所以在我懷孕以后,寧嫣兒和木子非常放心的把我交給了他照顧。

但預產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來醫院這件事,我也沒有通知任何人。一時之間,我的腦子里各種思緒紛雜,攪的我頭疼。

我昏昏沉沉的睡去,等醒來的時候,手里卻多了一份文件,上邊清晰的五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這是什么?”

我的聲音止不住的發顫,側頭望向了許安,但他的臉上毫無波動,甚至沒有一絲情緒變化,只是轉了轉手里的筆,而后遞給了我。

毫無憐憫變得冰冷的聲音自上而下遠遠傳來:“簽字吧。”

“許安,你怎么舍得這么對我?”

我頓時整個人感到了一陣天旋地轉,許安的一紙離婚協議書猶如一記重磅炸彈一般,將我砸的緩不過神來。

昨天還在我耳邊,溫言細語告訴我別怕的人,今天怎么就成了當代陳世美?

“狄然,簽了吧。你連孩子都保不住,我還怎么能指望你給我們許家傳宗接代?”

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和我記憶里的那個人簡直判若兩人,隔壁床的大媽聽不下去了,冷聲諷刺道:

“現在這孩子沒有責任心也就罷了,這種喪良心的事兒干出來也不怕遭天譴.!”

然而許安卻是絲毫不放在心上,我掙扎著起身,卻被他一把按住。

“別起來,傷口會崩開。”

或許是對我的憐憫,又或許是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我被許安突如其來的關切,又弄的我措手不及。

“你娶我,就是為了傳宗接代?和我離婚,也是用這個荒唐的理由?”

我眼里的光漸漸黯淡,許安的沉默無異于是最好的答案。

但一旁的婆婆,一見許安將我按住卻一把將許安拉了回去,順手還搡了我一把,嘴里嘟囔著:

“趕緊簽字,說這么多也沒有用。”

被婆婆一推,我腹部的傷口上好像裂開了,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但我忍著痛,抬手便狠狠的將離婚協議書摔在了許安的臉上,聲音倏然冰冷:

“離婚可以,別拿孩子說事,作為男人的擔當也沒有,許安,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正當我兩爭論的時候,寧嫣兒風風火火的跑進了病房,一進來就連忙拉住了我的手,焦急的問道:

“然然,聽護士說你生了!怎么樣?”

寧嫣兒不提還好,一提我就止不住的泛出怒意,我咬緊了牙關、從齒縫中擠出了一句:

“胎死腹中。”

寧嫣兒滿臉的詫異,但隨即便反應過來,安慰了幾句,而我心底的憤怒卻越燒越烈,我一把拉住了許安的手。

婆婆下意識的將許安護在了身后,一股母雞護犢的架勢,我冷聲呵斥:

“許安,你為什么不救孩子!”

我還沒開口,就被婆婆搶了先:

“你自己保不住孩子別把屎盆子往我家許安頭上扣!自己是個掃把星咒死了孩子還賴在許安身上!”

許安也緊跟著開口,顯然耐心耗盡:“狄然,你別無選擇,這婚,離定了!”

小說《婚久情深》 第02章你,別無選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民國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