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嫡女為謀

更新時間:2019-12-13 15:02:18

嫡女為謀 已完結

嫡女為謀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留白 分類:穿越 主角:沐纖離東陵燼

小說主角是留白的書名叫《嫡女為謀》,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沐纖離東陵燼創作的穿越言情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作為現代特種兵的隊長,一次執行任務的意外,她一朝穿越成了被心愛之人設計的沐家嫡女沐纖離。初來乍到,居然是出現在被皇后率領眾人捉奸在床的現場。她還是當事人之一?!她豈能乖乖坐以待斃?大殿之上,她為證清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沐纖離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她起床的時候柳心還未起來。此刻的柳心正把自己在小廚房做的早餐,一一的擺上桌。這秋梨院離大廚房遠,柳心每日來回三趟,沐纖離覺得甚是麻煩。而且大廚房的廚子做的菜,也不合她的胃口。東陵國的人飲食清淡,所以廚子做的飯大多清淡。沐纖離口味重,這秋梨院也有小廚房,于是沐纖離便讓柳心在小廚房做飯。

“小姐你這一大早去哪兒了?”柳心見沐纖離從外面走進來便出聲問道,她一起床后便開始準備早餐,也沒見小姐人影她還以為小姐還在睡著呢!

“去練武場練功了,可有燒熱水,練武出了一身汗,我先洗洗再吃飯。”沐纖離進了屋扯了扯自己的衣領,她身上穿了肚兜里衣還有一件外衣,穿這么多練功還真的是熱得很,看來她還是得去訂做幾件練功時穿的衣服才行。

“有,做飯的時候,后灶燒了大鍋熱水,奴婢這就給小姐打水。”柳心說完便去廚房提了熱水,把熱水提進了洗澡間。

沐纖離簡單的洗了洗又換了身衣裳,隨后與柳心一同用了早飯。

飯后沐纖離便坐在書桌前,研了墨提著筆在紙上畫了起來。她準備畫幾種衣服的款式,和練武時穿的衣服,讓柳心拿到成衣店去幫她做。她雖然不認識這個時代的字,但是因為記憶力驚人,但凡是瞧見過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字兒她也都會寫。以前被那老將軍領養的時候,那老將軍就喜歡用毛筆寫字畫畫。耳濡目染的她,自然而然的學會了用毛筆寫字和用毛筆畫畫。至于衣服的款式,都是以簡單好活動為主,只是把她在這個時代瞧見過的衣服樣式簡單的改良而已。

畫了六七張圖后沐纖離怕沐景凌等久了便停了下來,招手讓柳心走進:“我等會兒要跟哥哥去軍營一趟,你去成衣店讓她們照著這圖給我做幾身衣裳,我的尺寸你知道,不用我說吧?”

柳心一瞧那圖臉上便閃過一抹震驚之色,她家小姐什么時候學會畫畫了。這衣服畫的真好看,線條也十分的流暢。

“小姐的尺寸奴婢自然是知道的。”

“切記,顏色要一素凈簡單的為主,切模樣用花花綠綠的料子做。”沐纖離就怕這柳心按著原身的喜好來做,若是如此這些衣服就沒法穿了。

“奴婢省的了。”

“銀子放在何處你也知道,等會兒出門的時候隨便拿!”沐纖離也不怕柳心會把錢揣到自己的腰包里,因為柳心不是那樣的人,她也沒有那個膽子。皇上賞她的那黃金萬兩,直接換成了銀票,放在了柜子里柳心也知道在何處,她也未曾隱瞞過。

“奴婢省的。”柳心應道,心想小姐這般信任自己,她一定不能辜負小姐的信任,做衣服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殺殺價。

沐纖離吩咐完后就出了院門兒,也在自己身上揣了幾張銀票。到了前院只見沐景凌同柳之敬正站在門口等自己,怕自己讓他們等久了便道:“抱歉,我來晚了。”

沐景凌笑道:“無妨,我們也才到而已,你的馬我已經讓人牽到門口了,咱們這就出發吧!”

“謝謝大哥。”

三人走出了相府,小廝正牽著馬在門外等候。三人翻身上馬,揚鞭大馬出門。

雖然是早上,但是皇城內的街道上已經是人來人往,攤販的叫賣聲絡繹不絕。因為人多所以三人的馬兒跑得都不比較慢,沐景凌擔心沐纖離會不耐煩便道:“小妹先忍忍,等會兒出了城定讓你跑痛快了。”

他家小妹騎得本就是神馬良駒,以往打馬上街從不顧及,那馬都是跑的飛快的。這一來自然是少不了撞倒小攤傷到路人,鎮國將軍府就他小妹騎馬造成的事故賠償金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好”沐纖離點了點頭,她自然知道沐景凌為何會這么說。關于前身騎著馬在大街上飛馳,橫沖直撞的記憶她還是有的。

清晨三個騎著馬的男女出現在皇城的大街上,自然會十分引人注目的。那些早起買菜逛街的姑娘們,看見沐景凌同柳之敬兩個英俊的而郎,便想要朝二人扔香囊。不過待認出與二人同行的女子后,便十分害怕的退到了街邊兒上,就怕這沐大小姐一個鞭子抽過來。

托沐纖離著人人見這便退避三舍的福,沒有障礙馬兒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不出半個時辰三人便出了城門。

沐家軍的營地在城外的鳳凰山腳下,鳳凰山下風景優美,一條長河圍繞這鳳凰山,十分適合做營地。

出了城后,馬兒們便盡情的跑了起來,那奔雷一直都在城里待著鮮少到這城外來。一出了城這奔雷就興奮了,跟瘋了一樣撒丫子跑得比誰都快,把沐景凌同柳之敬遠遠甩在了身后。

奔雷跑得這么快尋常人早就怕了,沐纖離自覺的十分的暢快,還久不曾這樣痛痛快快的跑過了。風吹得她的發絲飛揚,裙擺也飄了起來,空氣中彌漫著青草和野花的香味,風吹到她的臉上沐纖離只覺得自己快要飛起來一般。

此刻的沐纖離興奮得想大叫,這就是自由的感覺。

見沐纖離跑得太快,沐景凌不免有些擔心忙打馬追上去。柳之敬雖然說會騎馬,但是這馬術卻沒有二人好,便騎著馬慢慢的跟著后面也不著急。

沐纖離也不知道自己跑了過久,回過神來她已經看不到二人的身影了的身影。沐纖離覺得自己可能是跑太快了,又見前面有一個涼亭,便打馬到涼亭處打算在涼亭等他們二人。

走進后才發現,涼亭外停了一輛馬車,沐纖離下了馬丟了韁繩讓奔雷自己吃草,然后走進了涼亭內。

“什么人?”沐纖離一進涼亭,便被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年輕男子攔住了,那黑衣男子直接用身子擋住了沐纖離不讓她進去。

被人攔了沐纖離心中自然是比高興的,皺了皺眉頭道:“過路的,想在此處歇歇。”

“此處已經有人了。”那黑衣男子看了沐纖離一眼答道,眼中閃過一抹驚異之色。

有人了?有人了她就不能進去了嗎?沐纖離此刻十分不爽,看這那黑衣人道:“請問,這涼亭是你家的嗎?”

“自然不是”

“既然不是你家的,憑什么不讓我進?這涼亭本就是給來往路人用來避雨遮陽歇息之處,自沒有你們來了,別人就不能進去歇息的道理。”沐纖離振振有詞的對那黑衣人說道。

“暗影讓她進來吧……”一個清冷慵懶的聲音響起,那擋在沐纖離身前的黑衣男子讓開了,退到了一邊。

當那黑衣男子讓開后,沐纖離便看到一個背對著自己而坐的男子。那一頭黑亮柔順的過腰長發,頓時便吸引了沐纖離的眼球。月白色的錦袍,只綁了兩縷的長發,這人的身影瞧著有些眼熟,而且這聲音她似乎也在何處聽過。

沐纖離仔細的想了想,自己來都這個世界遇到過什么人。很快便想了起來,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這人應該是那日在大殿上的七皇子東陵玨。

那日在大殿上,這東陵玨很少說話,唯一說過的話也是幫她堅定那香爐里的香灰。雖然那日他不過是聽皇上姑父的話而為之,但是卻還是幫了她。

“見過七皇子”沐纖離不習慣女子那套禮儀,便像男子一般拱手對著東陵玨的后背行了個禮。

東陵玨緩緩的轉過身,一張稍顯蒼白卻絕世無雙的俊美容顏,便出現在了沐纖離的眼中。

這真是一張好看的人神共憤的臉啊!可惜啊!就是身體不好。雖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是沐纖離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感嘆。

“嗯”東陵玨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東陵玨用眼尾掃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只見她一頭青絲只用一根淺藍色的帛帶綁了個馬尾束于頭頂,臉上脂粉未施。身上穿了一身水綠色的窄袖交頸襦裙,腰間系了根飄帶,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厚底短靴。雖與她以往的裝扮大相徑庭,但是不得不說的此刻的這身裝扮才是最適合她的。雖然不夠溫婉,倒是顯得干凈利落英姿颯爽,倒也不像以前那么難看了,反而有些悅目。

簡單的打過招呼后,沐纖離便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等著沐景凌同柳之敬。東陵玨看起來太過高冷,看她的眼神也冷冷的沒有一點兒溫度。她跟著東陵玨本就不熟,簡單的打過招呼便好了,她也不想用熱臉去貼人家的冷**。

“咴咴……”

“咴咴……”馬兒的叫聲響起,沐纖離以為是沐景凌他們來了,往停子外一看。只見奔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跑到了東陵玨那馬車旁,用頭它的馬頭蹭著那架著馬車的馬兒。沐纖離仔細一瞧,發現東陵玨那拉車的馬兒竟然是匹母馬。

這春天還未過去,這奔雷是還處于青春騷動期嗎??就這去撩人家的母馬。沐纖離覺得有些丟人,偷偷的打量了東陵玨一眼,只見他的視線也移到了那馬車處,微微皺了皺眉頭

不高興了?是了,自己的馬被撩了,主子自然是不高興的。沐纖離起了身,走出亭子拉著韁繩想把奔雷拉走。那知道這奔雷惱了沐纖離耽誤它撩妹,“呼”的一聲噴了沐纖離一臉的馬鼻涕和口水。

小說《嫡女為謀》 第十五章 前去軍營,意外相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女強小說
  3. 修仙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