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若愛深埋于歲月

更新時間:2019-11-21 17:47:22

若愛深埋于歲月 連載中

若愛深埋于歲月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九天歌 分類:言情 主角:沈遇白向晚

主角叫九天歌的小說叫《若愛深埋于歲月》,本小說的作者是沈遇白向晚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遇白,陪我談一場不分手的戀愛好嗎?他:妄想!使手段逼我娶你,我永遠不會愛你。她:做筆交易,你陪我戀愛一年,一年后就離婚。他:你玩什么花樣?三個月后,她懷孕了。她: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他:打掉!你...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沈遇白表情依然冷若冰山,其實在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眼里,我和誰在一起,對他都造不成傷害。

“岳城,我們走吧。”沈遇白心里只有安心,拿到結婚證,心早就飛回安心身邊想要放鞭炮慶祝了。

“等等!他是誰?”一聲清冷的厲喝傳來。

在他眼中,我看到了詫異和憤怒,和以前的憤怒不一樣。

“準許你婚內出軌,和小三混在一起傷害晚晚,就不允許晚晚有自己的愛情?”岳城搶白了一陣。

我忙伸手掐了掐他的腰,“干什么添亂?”

沈遇白指著我的鼻子,像是憤怒已極:“行啊,向晚,你是為了他急著和我離婚?”

人總是相信自己看到的,不相信自己的心。

這么多年我對他怎么樣,他看不到,因為他的心被安心蒙蔽了。

“隨你怎么想吧。沈遇白,從此以后我們一別兩寬塵歸塵土歸土。”我平靜地說,不敢再看他的眼睛,怕鑄就的堡壘被目光沖毀。

“那你為什么不敢看著我的眼睛說?”他扼住了我的雙肩。

他反應過激只是懷疑我給他戴了綠帽子,為了他的尊嚴,和愛不愛我無關。

我抬起平靜如湖的眸子,坦蕩蕩地凝視著他:“沈遇白,從此以后我們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他的唇角隱忍著暴怒的抽搐,“你算計我?”

算計?一個將死之人哪還有精力算計前夫?

我要計算孩子的未來,計算我能活多久,計算給孩子找個靠譜的養母。

“沈遇白,麻煩你早點結婚,找個善良的女人,照顧......你的衣食住行。”還有你的孩子。你一定要尋找一個善良的女人,不算計、不刻薄,待你的孩子如親生。

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別了,我的愛人。

岳城把我摟在一旁,“我們走。”

車開了。后視鏡里的沈遇白像雕塑般佇立著,越來越小。

“人的情緒被感官、激素和五臟六腑控制,只要改善了人內在的狀態,比如讓淋巴該排毒排毒,讓心肝脾胃腎舒暢,讓耳眼口鼻該干嘛干嘛,心情就會變好!不幸你試試?”

岳城開著車絮叨說。

“請欣賞貝瓦兒歌《數鴨歌》,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真呀真多鴨......”

我破涕為笑,透過模糊的視線看向岳城:“謝謝你,岳城。”

俊朗儒雅的容顏有點愕然、靦腆,“我和你之間,不說這個。不過,你能不能考慮考慮剛才我的話?”

“你的話?哪一句?”我只顧著沈遇白,沒認真聽。

“哦,就是安撫好你的五臟六腑什么的......”他語氣含混起來。

摸了摸干癟的腹部,我說:“那,我們去吃飯。”

岳城笑起來的樣子,很像月亮掛天邊,灌入車廂的風吹亂了他的發,在大理石般光潔的臉頰上跳舞。

歡快的兒歌安撫了我腹部的疼痛。

吃完了飯,我被岳城安排去婦科取卵,打過催卵針后,取卵的過程很痛。

可我顧不得痛,剛取了卵子,就去找合適的女人代孕。

我徘徊在沈遇白的公司附近,想看看他到底和什么樣的女人接觸,除了安心,他身邊工作的員工都是男的。

在車里啃了面包喝了牛奶,我就看到沈遇白一身西裝革履地下樓,開著車去了南苑。

我連忙開著車跟上南苑。

在樓下,一個身材曼妙長相精致的年輕女人迎接了他。

小說《若愛深埋于歲月》 第一十七章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重生小說
  3. 架空小說
  4. 寵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