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邪王獨寵:逆天小醫妃

更新時間:2019-11-21 14:33:12

邪王獨寵:逆天小醫妃 已完結

邪王獨寵:逆天小醫妃

來源:有書閣作者:靈笙姑娘 分類:穿越 主角:云舒司馬圣翼

熱門小說《邪王獨寵:逆天小醫妃》是云舒司馬圣翼最新寫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靈笙姑娘,內容主要講述:她,現代植物學家,生殺予奪,信手拈來;他,是帝國絕色王爺,鐵血冷峻,威震天下。當現代植物學家一朝穿越,暗中殺手身份,如何顛覆世界?絕色王爺對上喋血利劍,亂世蒼穹,誰主沉浮?殊不知,這亂世,不止是男人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周圍瞬間陷入詭異的沉默。

翼王妃這一月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事,可是眾人皆知的。今日,如果不是徐青歌的事鬧大了,恐怕他們都要遺忘了翼王府還住著一位王妃。

來往賓客均不允許私自進入翼王府的后院,這是所有人都公認的規定,更不用說是璃院之中。

打傷徐青歌的后山,嚴格來說,也算璃院的組成部分,平日壓根無人來往。

若有若無的視線掃過徐三娘,云舒沒有踏出璃院,那么自然是徐青歌找上門的,徐青歌的跋扈在上流圈子中還是鼎鼎有名的。

當下,怒氣沖沖的徐家人紛紛冷靜了一點。

“狼心狗肺!我女兒憐憫你一人居住孤獨,便好心相陪,你卻把她打成重傷!”徐三娘眼眸一轉,冷冷地盯著云舒。

徐三娘話音剛落,云舒忽然輕蔑地笑了,平庸的臉上如深潭般漆黑的眸子里滿滿的都是諷刺。

“狼心狗肺?我云舒手里的武器是銀劍,她徐青歌身上受的是鞭傷,你們可以搜一搜,看看我這里可有沒有鞭子。況且,我云家,什么時候和徐家如此親近了?甚至還來關心出嫁的女兒是不是孤獨?”

“好心當做驢肝肺,我女兒特地來陪你,你竟然如此出言諷刺!”徐三娘眼眸通紅,她恨不得掛了云舒的皮,吃了她的肉。

“呵,和我作陪,帶鞭子前來做什么?給我拍蚊子,還是她欠抽讓我鞭打她?”

此話一出,人群中立刻有人哧哧地笑了出來。

徐三娘臉上不由得青白交錯。

“徐三夫人,我云家的人可不是好欺負的,你女兒手下那么多奴仆不是瞎子,以前那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云舒已經死了,今天站在這里的不是那個吃了虧自己舔傷口的人!”

話音剛落,云舒撕開衣袖,露出手臂上幾道深深的鞭痕。

這是一個月前云舒被徐青歌逼迫吃毒藥時留下的,雖然已經消弭了不少,但還是清晰可見。

靜默!

眾人的目光在云舒、徐三娘以及朱玉身上流連著,都默不作聲。

“徐三夫人,云舒這孩子雖然不討我喜歡,但到底還是云府的嫡女。”一旁沉默著的云敬忽然出聲,低沉的聲音里滿是不悅。

這是云府的態度!

云舒當著眾人的面露出被鞭打過的傷痕,丟的可是他云府的臉!況且那傷痕密密麻麻地,讓人想忽視都無法忽視。

徐三娘皺眉,云舒畢竟是云家的女兒,不過她到底是個精明的人物,當機立斷地朝著云敬委屈地開口:“云大人你看,朱玉、云舒還有我家孩子,這三個孩子要好,平日里偶爾比試比試,有些傷也正常。”

比試帶傷,的確很正常,這解釋似乎很合理。

只可惜,站在庭院中央看著眾人虛以委蛇的云舒完全不耐煩了,清脆的聲音響徹大廳:“既然比試帶傷很正常,那今日徐三夫人跑來質問云舒做什么?云舒年紀小,一時力道沒有控制好,這能怪云舒么?比武較量,生死各安天命,云舒這密密麻麻的鞭傷也怨不得別人。”

這話緊跟著徐三娘的話,立刻堵得徐三娘說不出話來。

聽到云舒的話,云敬此時才開始正眼打量這個從未得他多少關注的嫡女起來。

他記憶里的女兒,畏畏縮縮,遇事除了哭再也不會別的,和她母親一點都不像。今日來看,女兒大了,性子變了,心性似乎也沉穩了些。

“比武各安天命?舒兒姑娘可真是爽快之人,不如來和玉兒比試比試。”一旁沉默著沒有出聲的朱玉忽然開口,云舒身上瞬間聚滿集了周圍人幸災樂禍的目光。

云舒淡淡地看著來人,一席淡粉色衣袍,很華貴,只是這女子通身的氣度,反倒被華貴的衣服搶了風頭,就如同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一般。

“朱玉,太妃養女,自小習武,武術在天華城女子中排第四,善劍。”隱隱約約,一道熟悉地聲音傳入云舒耳中,是先前那紫衣男子。

云舒微微點頭,表示自己聽到,而后轉眸,淡然看著持劍朝自己走來的朱玉。

這朱玉比她大上四五歲,不過這沒什么大不了,年輕一輩中,她云舒還沒有懼怕過誰!

劍尖遙遙指向朱玉,云舒冷冷地抬起下顎,左手手掌伸出,手指緩緩勾起,狂妄至極!同徐青歌有任何勾結的人,她都沒有好感!

這戰書,她,接下了!

頓時,人群爆發出一陣噓唏的聲音,幾個年輕人鼓起了掌,掌聲稀稀疏疏,顯得有些滑稽。

朱玉一臉鐵青,她不屑于同比自己年紀小的人動手,但是這人如果是云舒,那就另當別論。

她可是恨極了這個她名義上的嫂子!

“讓你三招。”朱玉提劍指向云舒,一樣的狂妄!

只是,朱玉眼眸中閃過算計的光芒,先君子后小人,如此,如若比賽中她不慎失手“傷”了云舒,也無可厚非了。

云舒仰頭,嘴角勾起一抹輕蔑地笑容,語氣淡淡的,“不需要。”

比狂妄?這世間還沒有人比得過她!

朱玉眼中閃過一抹慍怒,敢對她狂傲,她要讓她付出代價!

身形閃動,朱玉手中劍光一閃,帶著殺氣的利劍呼嘯著沖著云舒的心臟直直飛來。

顯然,朱玉一出手就想要置云舒與死地,否則她不會一開始就下這么狠的手。

云舒看也不看直飛而來的利劍,她手中銀劍一挑,劍尖直指朱玉的咽喉,快如閃電!

以命搏命!

周圍武術稍高的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這云舒是瘋了嗎?朱玉當下眉頭一皺,腳下步伐偏移,劍鋒隨之一轉。

和云舒同歸于盡?她才不想!

身子剛剛半轉,手中的劍還橫在半空中,身邊的云舒卻忽然不見了。緊接著,朱玉感受到一陣徹骨的寒意,她腰間被一冰涼的利器抵著,那利器鋒芒讓得朱玉臉煞白一片。

轉手間,利劍橫過朱玉白皙的脖子,云舒冷冷開口道:“你輸了。”

她當年學的,從來都不是花哨的劍法,而是一招致命,見血封喉,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見鋒芒,是必殺的招式!

以命相搏?她還不配!

小說《邪王獨寵:逆天小醫妃》 第八章 尋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婚姻愛情小說
  2. 耽美小說
  3. 科幻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