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顏夕文學網 > 總裁 > 腹黑總裁:閃婚老婆哪里逃

更新時間:2019-11-21 13:53:14

腹黑總裁:閃婚老婆哪里逃 連載中

腹黑總裁:閃婚老婆哪里逃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暖春 分類:總裁 主角:戴清歌高瑾寒

主角叫暖春的小說叫做《腹黑總裁:閃婚老婆哪里逃》,它的作者是戴清歌高瑾寒最新寫的一本總裁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戴清歌五年前父親坐牢,自己也被姐姐誣陷流產,五年后,女主回國,在一次聚會上認識了男主,后面發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戴若彤很生氣。戴清歌回來的那天曾說過這句話,但她認為這不是真的。她以為發生了這樣的事之后,祖父會放棄她!

“放心,等你你進入公司實習,我會好好教你的。”

“好好教你。”戴若彤咬牙切齒地說。

然而,戴清歌一點也不害怕。她相信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盲人,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真實的戴若彤。

“那我就提前感謝我姐姐吧。”戴清歌的臉色沒有變,顯得很真誠。

戴若彤非常生氣,她把她的手扔了。

戴清歌松了一口氣,在出去之前坐了一會兒。

她知道拿回股份不會那么容易,但能進入戴的實習也不錯,至少比什么都沒有要好得多。

她全神貫注地走著,沒有注意到工作人員員端著托盤走過來。

托盤里的玻璃杯和玻璃瓶砰的一聲掉在地板上,在他們掉到地板上之前,酒灑了戴清歌一身。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上面印著紅色的液體。

戴清歌和工作人員員都僵住了。

戴清歌知道自己的錯誤,第一個說:“對不起。”

服務員幾乎要哭了,用顫抖的聲音說:“這是1870年的拉菲。”

.

戴清歌在禮儀課上對紅酒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她知道1982年的紅酒是世界上最好的紅酒之一,市場價值近很貴的。

雖然對戴家來說是一件小事,但他們肯定不會給她。

“多少錢?”戴清歌板著臉問。

服務員已經哭了:“我們老板花了80萬元買的。”

戴清歌看著服務員哭了起來,看著陌生的可憐,雖然她無力賠償,但她是戴千金的家,對于服務員來說,這是毀滅性的債務。

這邊的運動已經驚動了其他人,領頭過來了:“怎么啦!”

領頭過來看這一幕,當場臉色發白:“怎么回事!你想殺我!”

戴清歌看不下去,就攔住了服務員。“別怪她。我錯過了路,撞到了她。

服務員領班看到了戴清歌的臉。他的眼睛掃過她,但隨后他笑了。“這是戴千金。

“嗯。”戴清歌認為這沒有什么錯。

皇家KTV是江海市近年來開業的一家高端會所,但它很快就占領了江海市的休閑娛樂市場。

這里是名副其實的金石窟,無數的富家子弟,為了在玉皇花中作為身份的象征。

但背后的老板是個謎。

戴清歌很欽佩老板,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見到他。

戴清歌拍拍自己的頭,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不知道她的余生是否會負債。

不久有人來清理現場。戴清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臉上閃著憂慮的神色。

不久之后,一連串的腳步聲從遙遠的地方走近。

戴清歌緊張地站了起來。

一個穿著邦南西裝的高個子男人,高高的鼻子,藍色的眼睛,西方人。

那人上下打量著戴清歌,眼里閃著光,然后非常尊重地遞出一張名片。“你好,我是岳北。”

我中文說得很標準,發音沒有問題。

戴清歌很困惑,但還是禮貌地伸手去拿卡片。“你好,我是戴清歌。”

“戴小姐。”岳北點點頭:“戴小姐很漂亮,這個名字聽起來也很好聽。”

”“

那么,她要付多少錢呢?

“嗯,酒。”戴清歌覺得岳北奇怪地看著她,好像他在看一件新奇的東西,好像他對戴清歌很好奇。

“哦,紅酒!岳北突然說:“既然是戴小姐,那就是100萬元。”

戴清歌皺眉。“75萬不是嗎?”

岳北說:“我們老板以75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的,1982年,這是世界上唯一的拉菲。”

岳北說得有道理。她只是沒有一百萬美元。

“戴清歌”。

就在這時,附近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戴清歌回頭一看,原來是找高瑾寒的。“高瑾寒,你為什么來這兒?”

高瑾寒看見戴清歌的白襯衫上有紅酒漬,臉色就變白了,仿佛他是匆匆趕路似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有木有事情?”

“沒有。”戴清歌搖搖頭。她想到自己打破了這么昂貴的一瓶酒,心里很不高興。

高瑾寒的臉色變亮了一點,戴清歌不敢看他。他剛才的樣子使她感到一種奇怪的害怕。

岳北回頭看了看高瑾寒,好像他沒有看到高瑾寒。“戴小姐?”

戴清歌不知道如何和岳北急切的眼神交流。

高瑾寒把他手臂上的運動夾克搭在戴清歌身上,然后轉身看著岳北。

戴清歌站在他身后,所以當高瑾寒看著岳北時,她沒有看到他眼中閃過的警告。

岳北雙臂交叉,耐心地解釋道:“這位戴小姐撞到了我們的服務員,撞翻了我們老板的拉菲。”

高瑾寒揚起眉毛。“多少錢?”

戴清歌一聽見他問價錢,就拉著高瑾寒的衣袖。

高瑾寒一動不動地用反手握住她的手,把它打得太寬了,她再也打不動了。

戴清歌低下頭抽了兩支煙,但沒有抽。

岳北笑著對高瑾寒說:“對不起,這不是現在的價格。高先生一定知道這瓶酒的價值。如果高錕能找到類似的瓶子,我們就放了他。”

戴清歌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為什么她聽到岳北說的那些幸災樂禍的話?

等。

“你怎么知道他姓高?”她記得高瑾寒沒有說他的名字,岳北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一陣可怕的寂靜。

“高先生是皇家KTV的常客。”

“我和岳先生有些問題。”

當岳北和高瑾寒開始交談時,事情變得更加奇怪。

戴清歌認為高瑾寒的話更可信。

岳北是一個管理皇家KTV的人,他當然不會說因為他和他的客人有問題而感到尷尬。

“哈哈,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這件事還可以商量,你今天先回去,我回頭再問老板怎么解決。”

岳北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但從各個方面來看,他的笑容都很奇怪。

剛提出索賠,現在他們就是朋友了。

“那就謝謝岳先生。”高瑾寒說著,把戴清歌也帶上了。

戴清歌遠遠地回頭看了看岳北,發現他還站在那里。

小說《腹黑總裁:閃婚老婆哪里逃》 第9章 好好向你姐姐學習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空間小說
  3. 古言小說
  4. 鬼怪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怎么投注和值